年石

因为喜欢的cp太多,所以我是一个除了连载,自己都不知道明天会更什么的沙雕写手。

【忘羡】啊~我喂你呀

@慕容闫瑕


ooc预警,算是个小甜饼,短打一发完,真的非常短(//∇//)


我好像挺久没更新了,主要是不知道写什么啦


卑微写手在线求红心蓝手评论




魏无羡最近无聊的很,云深不知处不知道是要迎接什么重要日子,所有人都变得忙碌起来了,就连蓝湛也变得很忙,没有空陪他。




他自己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玩的,无聊得在床上直打滚。




蓝湛一进门就看见床上滚来滚去的魏婴,知道自己最近没什么时间陪他,他大概是无聊了。



走近床边,一伸手,将魏无羡从床上捞了起来抱在怀里。




“二哥哥最近总不陪我。”魏婴小声地抱怨着。




“最近忙了些,事宜皆已完成了,这几天都陪你。”




蓝湛心里也是有点抱歉的,魏婴一直都像个闲不下来的孩子,总是精力旺盛,拉着自己玩这个玩那个。自己忙的这段时间却也没有看他怎么玩闹,兴致缺缺的样子,像只吃不到萝卜的小兔子,委委屈屈的。




魏婴听见蓝湛说这几天都陪他,高兴得眼睛放光。



“云深不知处的饭菜太清淡了,都没什么味道。二哥哥带我下山吃好吃的吧!”




蓝湛捋了捋他额前的碎发,“想吃什么?”




“听思追说山下新开了家蜀菜馆,我想尝尝。”



“蜀菜偏辣,你可能吃辣?”



“当然啦!我跟江澄小时候常常溜出去吃好吃的,玩好玩的,那时莲花坞里有各式各样的小吃。鲜的香的麻的辣的,酸的甜的苦的咸的,都让我们吃了个遍。你知道吗?江澄特别不会吃辣,稍微辣点的就能让他的脸变得通红,太可乐了。”




“那就好。”



“二哥哥,你能吃辣吗?”




“一点尚可。”




“那酒呢?也是一点尚可吗?”




魏婴带着揶揄的神色望着他,摆了明要逗他。



“明知故问。”




“天地良心,我哪有明知故问啊,不如我们实际证明一下?”说着就作势要去拿酒,他的二哥哥可还为他藏着两坛天子笑呢。




结果刚起身就让蓝湛拉回了怀里。




“我不能喝酒,你知道的。”



这才是诚实的含光君嘛。




魏婴眼里的波澜透露着胜利的光芒,他爱极了逗弄蓝湛的时候蓝湛无奈而温柔的表情,总是忍不住用各种话来逗他。




有什么关系呢?




反正蓝湛又不会生他的气,作为含光君最偏爱的人,魏无羡理所当然的有恃无恐。




稍微抬头,魏婴在蓝湛下巴上印了个吻,颇有讨好的意味。含光君要的可不只是下巴的一个吻,唇齿相交,宽衣解带任君游,自是一夜春宵无话。





魏婴隔天起了个大早,今时不同往日,跟蓝湛折腾到大半夜才睡,隔天依然精神抖擞,魏婴觉得自己大概是越活越年轻了。




洗漱完魏婴就拉着含光君蹦蹦跳跳地下了山,一路直奔菜馆。




来到菜馆门前正赶上小二开门。




“两位是来吃饭的吧?正巧我们今天新出了菜式,两位上楼尝尝鲜怎么样?”




“行啊,开个包厢,上些特色菜,来壶清茶,快着点。”



魏婴熟门熟路点了菜,带着蓝忘机上了二楼的包厢。




“你说你之前从未来过。”蓝湛说了一句。





“是啊,但是菜馆点菜不都是这样吗?”





蓝湛不语。




没过多久菜就陆续端了上来。




麻婆豆腐辣子鸡,鱼香肉丝水煮鱼,糖醋排骨毛血旺,宫保鸡丁回锅肉。




魏婴一盘一口尝了个遍,直呼好吃好吃。




蓝湛其实并不重口腹之欲,看着魏无羡吃的开心,心里也觉得开心。




蓝湛没动筷子,只是一口一口喝着杯里的茶。




魏婴看他没吃,有点疑惑,“二哥哥不吃吗?”




“我不太饿,你吃就好。”




魏婴夹起一筷子菜伸到他面前,“来,啊~羡羡喂你呀,啊~”




蓝湛眼里满是笑意,张嘴吃下了那口菜。




“怎么样怎么样?好不好吃?”




看着魏无羡亮亮的眼睛,感受到嘴里逐渐弥漫的辣味,即使不太能吃辣,蓝湛还是点了点头。




魏无羡喂的,好吃。




“那二哥哥你也喂我,啊~”



蓝湛也学着魏婴喂他的样子,夹了一筷子菜喂给他。



“啊呜,好吃。二哥哥喂的就是好吃,要是哪一天二哥哥喂给我毒药,我也会毫不犹豫的吃掉。”




“莫要胡说。”



魏婴只是嘻嘻地笑。




两人你一口我一口,自己筷子夹的菜就没再进过自己嘴里。




这期间小二端菜上来两人也没停下,小二也很识趣地没有说什么。



“魏婴。”



“怎么了?”



“……”


“二哥哥怎么了?”



“菜过辣了些。”



“是吗?我倒觉得还好,我让小二给你上点清淡的菜吧。”



“无妨。我已经饱了。”



魏婴闻言也不勉强,心里却有多了点坏主意。




他挑着较辣的几道菜多吃了些,便让蓝湛去付账。




两人慢慢走回山上,阳光较他们刚下山时毒辣了些,不过好在山荫繁密,也为他们遮去了不少热度。




魏无羡牵着蓝湛的手,晃晃悠悠,瞧着四下里没人,便捧着蓝湛的脸吻了上去,伸了舌与他交缠。




蓝湛本来还惊喜于魏无羡突如其来的亲近,不多时也就意识到魏无羡的意图。




随着两人纠缠的深入,嘴里的辣味也越来越浓,就算是这样,蓝湛也并不打算放开魏婴,反而伸手搂住他的腰,让他更贴近自己。




没有得到自己预想中的反应,反而要被吃干抹净,魏婴挣扎着从他怀里脱出,气喘吁吁。



“含光君要白日宣淫不成?”




蓝湛只是笑着看他,并不作答。




魏婴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,转而去拉他的袖子,“二哥哥说自己吃不得辣,骗人。”



“没有。”




“那你刚刚为什么不推开我。”





蓝湛沉吟了一会儿,牵着他的手继续往山上走。




“因为喜欢。”


【九辫】我是作业小精灵



 @角度° 小朋友点的梗我写完啦😄

 
 

大概算是童话向吧

 
 

一发完,3000+,对话比较多,第一人称预警

 
 

学生馕x小精灵辫

 
 

ooc归我,美好归他们

 
 

请勿上升蒸煮

 
 

祝食用愉快


 
 

1.我叫张云雷,小名小辫儿,是一只作业小精灵。


 
 

啊,你问我什么叫作业小精灵啊?


 
 

唔,这么跟你说吧,我们作业小精灵呢,就是依靠作业为生的。


 
 

只有我们陪伴的孩子好好写作业,我们才能活下去,陪着他们长大,虽然他看不见我们就是啦。


 
 

看不见我们可不是我们决定的哦!

 
 

传统是这样啦,每代的精灵主都要遵守的。同样的,小精灵也不能违反的,否则要被精灵主惩罚的!


 
 

很可怕的!


 
 

不过我不怕啦。

 
 

为什么?

 
 

因为这代精灵主是我姐夫。

 
 

对,没错,我是皇亲国戚。


 
 

2.不过最近出了点事,我的身体越来越虚弱,肯定是跟我陪伴的那个孩子有关,我得去见见他。


 
 

我陪伴的这个孩子啊,他叫杨九郎。长得虽然不咋好看,不过小眼八叉,圆头圆脑的但也还可爱。



 
 

他本来是个很乖的孩子,作业从上学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很按时的完成,而且质量超好der!



 
 

别的小精灵都很羡慕我啊。



 
 

比如一个外号叫四漂亮的小精灵他就很羡慕我,他陪伴的那个叫烧饼的孩子太皮了,常常贪玩不爱写作业,写了质量也一般。四漂亮总是觉得自己的性命有一天就会不保,非常忧愁啊。


 
 

再比如啊,一个叫孟鹤堂的小精灵也很羡慕我呀,他陪的那个叫周九良的孩子倒是不皮啦,就是有点自闭,常常抱着小恐龙玩偶发呆,或者跟他说话,也不太喜欢写作业,不过不比四漂亮,他的性命但是还没什么威胁啦。



 
 

本来呢,我一点都不用担心杨九郎的,可是最近他的写作业时间大大减少了,质量也在下降,再这样下去,我要变成另外一个四漂亮了!



 
 

我姐夫那里我去说过了,他同意我出现在杨九郎面前,毕竟他不想我消失呀。



 
 

3. 不过,在那之前,得先了解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,这样我跟杨九郎才有的聊。


 
 

我飞呀飞,飞到了杨九郎家的窗外。


 
 

啊,对,我会飞,别问我翅膀什么颜色,反正不是隐形的。


 
 

杨九郎房间的窗帘刚好没拉,真是天助我也。



 
 

他好像在玩电脑啊,上次来还没有的啊,他不会就是因为沉迷玩电脑,才没有心情写作业的吧?也不一定吧,说不定他只是放松一下,观察看看。


 
 

好吧,我现在确定他是沉迷电脑了。因为他已经四个小时没挪过位置了,连姿势都没变。



 
 

这才四年级啊,要是就这么沉迷电脑,说不好连初中都毕不了业啊!这怎么行啊?我会死的啊!


 
 

不行,谈是一定要谈的,为了我的小命!每年小精灵的死亡率那么高,我不想成为其中一员啊呜呜呜


 
 

难得是个特权阶级,一定要利用起来!



 
 

就在他继续沉迷电脑的时候,我出现在他面前了。

 
 

结果,这小眼八叉的居然没看见我?????

 
 

果然眼睛小眼神就不好。


 
 

还盯着电脑!看我拔掉你的电源线,让你看,哼!

 
 

小眼八叉的果然不盯着电脑了,他发现我了!太好了!



 
 

4.他看起来好惊讶啊,一副见到鬼的表情,正常啦,毕竟没有人见过我们嘛,就算见过说出来别人也不相信啊。

 
 

经过我一顿猛如虎的解释之后,小眼八叉终于明白我是什么样的存在了。

 
 

“既然我不写作业会害到你,那你就换个人跟怎么样?”

 
 

“还用你说啊,要是能换小精灵的死亡率就不会那么高了。陪伴谁长大都是从我们出生就注定的了,换不了啦。哎呦喂,是谁那么坏呀……”


 
 

“停停停你先别唱,哎呦,你可别挤你那不存在的眼泪了。我现在也不是不写作业啊,要说死也不至于吧?”


 
 

“至于!怎么不至于啊!你现在写作业越来越马虎,越来越敷衍,我的身体也越来越虚弱,要是你总是沉迷游戏,我可离死就不远了呜呜呜……”

 
 

我一边装哭一边偷摸看杨九郎,他不知在思考什么,还一边打量我。哼!小眼睛,看什么看,再看给你杵瞎咯!

 
 

“这样吧,我们做个约定,我完成好作业再玩游戏,但是你每天都要来我这里陪我,怎么样?”

 
 

“我本来也常常来啊,只不过那时你看不见我罢了。”

 
 

“哎,你叫什么呀?”

 
 

“我叫张云雷,他们都叫我辫儿。”

 
 

“他们?”

 
 

“对啊,就是别的小精灵啊。”

 
 

“那你会长大吗?”


 
 

“会啊,你读的年级越高,作业越多,我们长得也越快啊,我跟你是一起长大的。”


 
 

“可我总有一天会毕业,到时候没有作业了,你怎么办?”


 
 

“到时候我也就毕业啦!我可以申请做别的种类的小精灵啊!比如花精灵啊,梦精灵啊,都可以的。到时候也就不存在我会因为你不写作业而死的情况啦!”


 
 

“你到时候就离开我了是吧?”


 
 

“……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啦。”


 
 

“好吧,在你陪我的这段时间里,我一定会保证你的生命安全。毕竟,你长的这么好看,死了多可惜啊。”


 
 

他夸我哎(脸红)小眼睛还挺会说话的嘛。


 
 

5.我跟杨九郎立下约定以后他果然有在做完作业以后才去玩电脑,这样我的小命就保住了哈哈

 
 

其实杨九郎挺可怜的,家里只有他一个孩子,父母又忙,都没人陪他,难怪他要我每天都过来陪他,肯定是孤独寂寞冷。


 
 

我还在替他难过中,面前就出现了一包薯片。我抬头看他,“吃吗?”他问我。我也不跟他客气,他有好多的零食呀!


 
 

“别吃太多,不好消化。”


 
 

什么嘛,我是小精灵哎!

 
 

不好消化?不存在的。




 
 

6.啊,我肚子好痛呜呜呜


 
 

杨小瞎看起来很无奈,一边给我揉肚子一边说,“跟你说别吃太多了,你又不听,难受了吧?”


 
 

“我都肚子疼了,你还教训我,我是你唯一的小精灵啊!”


 
 

“我不是教训你。”



 
 

“你是你是你就是!我不管我不管!都是你的错!”



 
 

“行行行,是我的错,你别气了。”



 
 

“哼!”


 
 

7.自从我肚子痛以后,杨小瞎就不让我随意吃他的零食了,真小气。




 
 

8.时间过得好快哦,转眼间杨九郎已经高三了。我们的约定一直持续到了现在,不过不同的是他几乎不碰电脑了,整天都埋在书堆里。


 
 

我觉得我的身体越来越好了,可杨九郎的脸色却越来越差了。

 
 

奇怪,杨九郎明明很认真的在写作业,为什么我的胸口这么闷这么不舒服呢?

 
 

“九郎,我有点不舒服,胸口有点闷。”


 
 

杨九郎从书堆里把自己拉出来看了看我,“我给你开窗吧,让你透透气。”


 
 

“好。”


 
 

可是还是没有好一点。


 
 

“九郎,我在你床上躺会儿。”


 
 

“好。”


 
 

9.我翻来翻去,还是不太舒服。想起之前杨九郎给我揉肚子,感觉还不错。抬头看看,十二点半了。


 
 

要换在平时,他估计还得一个小时才会休息,可我真的难受。


 
 

“九郎……”连我自己都没注意到,声音放软了好多,大概是确实太不舒服了。


 
 

杨九郎的笔停了一下,转过头来,“辫儿,怎么了?”


 
 

“我还是难受,你帮我揉一下吧。”


 
 

“不好吧……”


 
 

“为什么不好?你来啊。”


 
 

“辫儿,你别闹了。”


 
 

“我没闹,我是真的不舒服,你帮帮我啊。”



 
 

杨九郎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,朝着床走过来,在我身边躺下,伸出手在我的胸口一下一下地给我顺气。


 
 

“好点吗?”


 
 

“好点了。”


 
 

顺着顺着我觉得困了,不知怎的就睡了过去,杨九郎还在给我顺气,好舒服哦。


 
 

好像有什么东西碰了我的头发一下,轻轻地,会是我的错觉吗?


 
 

10.我还是觉得出现胸闷很奇怪,我决定去问问我的孟鹤堂小哥哥。



 
 

小哥哥笑了笑,“辫儿,你是担心他,心疼他。”


 
 

“担心他?心疼他?”



 
 

“是啊,他那么辛苦,你一想到你身体这么好是用他的辛苦换来的,你就心疼他。你又觉得他再这么下去身体会垮掉,所以你担心他,胸口才会有闷重感。”


 
 

“为什么会这样?”


 
 

小哥哥却笑而不答了。

 
 

真奇怪啊。


 
 

11.杨九郎今晚好不一样啊,心事重重的。


 
 

会是因为后天的高考吗?


 
 

“九郎,你担心高考吗?”


 
 

“没有啊。”


 
 

“那你怎么心事重重的样子?”


 
 

“……辫儿,我们再立个约定吧。”


 
 

“什么约定?”

 
 

“以后都在一起。”


 
 

“这……为什么?”我好像有点高兴。

 
 

“你不想吗?”

 
 

“不是,但总得有个理由啊。”

 
 

“我喜欢你。”

 
 

“??????”


 
 

他刚刚说了什么?喜欢我?


 
 

“你要做我男朋友吗?”


 
 

他问我要不要做他男朋友。


 
 

“好啊。”



 
 

13.我跟小哥哥说的时候他居然一点都不惊讶,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。


 
 

“小哥哥,你觉得这样好吗?”


 
 

“辫儿,你觉得这样开心吗?”


 
 

“开心。”


 
 

“那就好。其他的不用管那么多,我帮你说去。”


 
 

14.姐夫果然来找我谈了。


 
 

他似乎并不生气,走的时候拍了拍我的肩膀。


 
 

他飞起来拍的。

 
 

他同意了对吧?

 
 

好像是的。


 
 

15.杨九郎高考很顺利,这都是我跟他立约的功劳啦。要不是我呀,他还在沉迷电脑呢!


 
 

杨九郎听我这么说的时候也没有反驳我,证明他也认同嘛。



 
 

16.杨九郎最近有个坏习惯,老是喜欢拿嘴堵我的嘴,特别是在他说不过我的时候。


 
 

哼,臭不要脸的,说不过人家就这样!




 
 

不过,我不讨厌就是啦。

 
 

――第一次采用这种格式,感觉有点不适应啊,不过好像还不错😄

 
 

在线讨要红心蓝手评论

 

【龙龄】一个关于学霸和街霸的爱情故事 十八(完结篇)


突如其来的完结,对,我好像烂尾了。


然而真的没什么好写了。


剩一个番外,大概是个车🚗


ooc归我,美好归他们


请勿上升蒸煮,蒸煮是最好的


今天是非常非常爱9088的一天啊\(^▽^)/!


张九龄在医院呆了有两个多月,身体上的伤痛没有给他留下很深的印象,反而是医院里头的沉闷,让他觉得很难受。


刚开始还好,睡着的时间多,睁眼看见的也都是王九龙他们,除了苦恼自己恢复得慢,王九龙跟杨九郎他们担心之外没别的了。



可是当自己可以坐起来,可以说话,可以观察的时候,便迫切的想要离开医院。


医院里头别的不多,生死离别最多,人情冷暖最多。生死线上挣扎的孩子,被儿女抛弃在医院的老人,昨天还跟你玩笑的阿姨今天就已经是一具冰凉的尸体,愁怨,冷漠,无奈,医院里头总是有种难以舒缓的压抑。



所以,当医生宣布自己可以出院回家休养时,张九龄着实是松了一口气。回到家里,张九龄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家里刚刚被打扫过,很干净,没有丝毫狼藉,但是那晚的事情还是涌上心头,正常反应,他并没有沉溺在回忆里头,只是轻轻带过,就像走个程序,总要有这么一步的。


虽然被准许回家休养,但张九龄还是背了把机关枪,他的左手依然被包扎着固定在胸前,一只手总是没有两只手方便,不过能自由行动也很好了。



王九龙下厨,留了烧饼三人吃饭,大家一起庆祝张九龄出院。张九龄有些苦涩的想,之前庆祝他毕业没一起吃上饭,这回倒是庆祝他出院吃上了。


王九龙与杨九郎他们三人,因为张九龄受伤,前嫌尽释,他们的矛盾起于张九龄,也终于张九龄。


几个人一边吃饭一边讨论张九龄开学的事情,本来决定等他全好了再去学校,可是张九龄却觉得既然自己在开学前出了院,就不该再拖了,自己伤的又是左手,不影响写字,延迟入学到时候要补上功课会很辛苦。



杨九郎几人拗不过他,只得由他去,但是约法三章,不许硬撑,不舒服一定要说;在伤情上不许对他们撒谎;不许去人多的地方,不许参加剧烈的运动。张九龄通通答应了,一再保证有事一定会找他们,绝不自己逞强,这才让他们放下心来。



送走三人,王九龙去浴室放水给张九龄洗澡。张九龄趴在床上闻了闻,只有淡淡的洗衣粉香。王九龙几乎每天晚上都在医院陪他,没有回家睡觉,被褥上没有什么味道。



他不是没赶他回家睡觉过,都被他撒娇耍赖混过去了。



王九龙刚从浴室里出来就看见张九龄闭着眼仰躺在床上,以为他是累了,过去轻轻撸了撸他的头发,“先别睡,起来洗澡。”



张九龄睁开眼睛,一片清明,没有半分睡意,用右手点了点自己的嘴,王九龙伏下去跟他交换了个黏糊糊的吻。



“你帮我洗,我左手不方便。”




“水放好了,你先进去,我帮你拿衣服。”



张九龄进了浴室,开始脱自己衣服,单手是真的不方便,等王九龙拿了衣服进来,张九龄才刚脱了自己上衣。



“怎么不等我来?”说着要去脱张九龄的裤子,张九龄有点害臊,忙说,“裤子好脱,我自己来。”



王九龙也不阻他,在一旁打量他,身上的淤青消散得差不多,只剩淡淡的痕迹。




等张九龄脱完,王九龙让他坐进浴缸里,左手举起来,怕沾了水伤口发炎。



自己挤了沐浴露在浴球上,撮出泡沫,从后背开始洗。张九龄自己也挤了些沐浴露开始洗脖子手臂。在医院王九龙都是拧了热毛巾让张九龄擦身子,实在擦不到的地方自己帮他擦,注意力都用在不弄疼他上面,没什么别的心思。



到了家,王九龙有些心猿意马,但是还是努力说服自己别动歪心思。这头王九龙就差念经冷静了,那头张九龄却有心勾他。



“九龙,你帮我洗洗前面,我手好酸。”



“哥,我不方便,前面你自己来吧。”



“可我手好酸,不想动了。”说着左手作势要滑下去,王九龙吓坏了,连忙撑住他的左手,生怕沾到水。




“你再撑一会儿,我帮你洗一下,然后我们就回卧室。”


“好。”



王九龙刚想拿浴球帮他洗,张九龄出声了,“不要浴球,浴球太硬了,磨得疼。你用手吧。”


“哥……”



张九龄回头一看,王九龙脸红的不行,他皮肤本就白,有一点红都明显得不得了。




张九龄笑得开心,就这小孩还混夜店啊?怎么没被别人拐走了?



“行了行了,不逗你,我自己洗吧。你看你,耳朵都红了。”



王九龙有些窘迫,低着头不说话,有点失落,又像是被人欺负了。





张九龄支起身子去抱他,也不管自己把他衣服弄湿,在他耳边说,“来日方长,你急什么?”然后就把他赶了出去。





王九龙站在浴室门前,脑子有点转不过来,耳边只有张九龄那句话在不停的循环。




来日方长,你急什么?




我的天,张九龄,好绝一男的!





逗完小男友的张九龄心情好的不得了。




可他不知道,这样撩完就跑的机会以后可不多了,当然,这都是后话了。



――第一篇连载真的是很难写了,还好大家没嫌弃我的菜鸡文笔,说实话我觉得自己完全没有立住人设,啊,真是心塞,挺好的点子让我给写残了呜呜呜(┯_┯)大家将就看吧,还是那句话,提意见可以,骂我就不行☺其实我更希望大家能多一些评论,不管是好还是不好,我希望跟大家多一点交流,这样我才会有进步,而不是一直都是菜鸡文笔😭


【龙龄】一个关于学霸和街霸的爱情故事 十七



emmmm这一篇也快完结了,已经确定会有一篇番外,是王九龙同学的十八岁成人礼😏


你们猜我会开车吗?😏


还是老话说得好,ooc归我,美好归他们


请勿上升蒸煮,蒸煮是最好的


今天是为9088早更的一天


(他们的歌也太好了吧呜呜呜)


来吧


伤害往往是一瞬间就造成的,治愈却需要很久很久。


两个星期过去,张九龄因为脑震荡带来的头晕恶心呕吐总算好了些,能吃得下东西了。刚开始,张九龄是吃也吐,不吃也吐,就靠着营养液维持生命,整个人都瘦了一圈。


现在好了,能吃点东西了,不至于吐的昏天黑地,连嘴唇都泛白。


杨九郎,烧饼,王九龙三人轮流给他做吃的,只求他能多吃点,吃的下才好得快,那营养液也就只是拿来维持生命的。


周九良马上升高三,八月份就开学,眼看精力不够用,却又放不下张九龄,两面为难。还是张九龄硬撑着要他回学校去,说这里有三个人了,不用他太记挂这里,大不了每天给他发信息,让他知道张九龄的恢复进度,碰上周末再来看他就成。


周九良临走前还是叮嘱这个叮嘱那个的,他平时话少,真正到了想说的时候就说个没完。


周宝宝委委屈屈的,一步三回头,还是回了学校。


剩下三人轮流排班照顾张九龄,有时候张九龄一觉醒过来身边就换了一个人,睡觉前是王九龙守在他床边,醒过来就变成了饼哥,诸如此类。


他有时候也想,会不会我一觉醒来这个世界已经变了个样子,一天的时间,他能睡掉四分之三,而且常常在深夜醒过来,被左臂疼醒的有,自己醒过来的也有。


他能跟杨九郎他们见面说话的时候其实不多,自己总是恍恍惚惚的,有时候分不清自己究竟是醒着还是睡着了。


而照顾他的这三个人,兹要是发现他醒了,不管在干什么,都会放下手头的事情过来看他。看看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,看看他是渴了还是饿了,还是想跟人说话。他一个一米七八的大小伙子,愣是让人当小孩儿一样疼着,心里又酸涩又高兴。


张九龄觉得自己碰上这几个人,大概已经耗尽了这一辈子的好运气,一句话,值当。


王九龙刚从家里拎了汤要来医院,半路上就被截住了。


“大林?”


“你爸妈让我给你传个话,关于张九龄的。”


郭麒麟看见王九龙手里拎的汤,“行啦,早说早完,不耽误你事儿。你爸妈说了,只要你乖乖读完书,大学毕业,就让你们到国外去结婚,前提是你还想跟他结婚。”


“没了?”


“没了。”


“其他条件呢?”


“带人回家吃顿饭。”


“不止吧?”


“留个孩子。”


“不要,领养可以考虑,生就不要。”


“啧,傻呀你?你先答应着,等你俩真在一块了,扯了证,不要就不要呗,你爹妈还能压着你让你生啊?到时候再说呗!你现在硬碰硬,你们俩这事儿得拖到什么时候啊?”


确实,即使王九龙到时候反悔他们也无可奈何了。


看王九龙没动静,郭麒麟知道自己说的话他听进去了。


“哎,他恢复的怎么样?有需要帮忙的吱声。”


“恢复的比较慢,不知道开学前能不能恢复好?”


“通知书下来了?”


“下来了,是去德云。”


“不错嘛,你放心,要是真的没法在开学前

恢复好,还有我呢!我跟学校说去。”


“那是,德云的少东家,这点事算什么?”


“那是,我跟你去医院吧,看看我表弟媳去。我可还没见过他呢!”


“走吧。”


两人赶到医院的时候烧饼在那里。


“大林。”


“饼哥。”
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
“来看我弟媳。”


“……”


王九龙现在也跟着张九龄叫烧饼跟杨九郎他们哥,烧饼答应的挺自然的,杨九郎常常还是别扭。


王九龙看了看张九龄的吊瓶,“饼哥,九龄怎么样?醒过了吗?”


“刚刚醒过,问我你怎么还没来?我说等会就来,结果没一会儿又睡了过去。”


“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?”


“不会,他该吃饭了。”


王九龙转头跟烧饼说,“饼哥,你吃饭去吧,这里我守着。”


烧饼点点头,“大林,给你带点?”


“不用,我吃饱了来的。”


烧饼出去了。


王九龙就伏到张九龄身边,一手牵着他的手,一手给他梳理头发,轻声唤他,“哥,哥,龄龄,起来吃饭,我今天煮了新的汤,起来尝尝。”


王九龙在那边哄张九龄起来,郭麒麟就在旁边坐着看。


这祖宗是真转性了,以前只有别人哄他,那有他哄别人?


哄了一会儿,张九龄才昏昏沉沉的醒过来,看见是王九龙,就捏捏他的手,意思是要讨个吻。


王九龙亲在他额头上,摇摇他的手,“来,吃点吧?刚刚路上耽误了点时间,饿了吗?”王九龙一点一点喂给他,一边喂一边跟他说今天的闲事,只挑好的听了开心的说。



吃了大半个小时,王九龙确定张九龄吃不下了,才去吃他吃剩下的。



郭麒麟在一旁玩手机,也不催,等着他们吃完,不急这会儿。


王九龙吃完了才跟张九龄介绍郭麒麟。


“哥,这是我表哥,郭麒麟,来看你的。”张九龄想转过头去看,奈何活动范围有限,力不从心。



郭麒麟看出他的意思,自己走到他床边,“九龄是吧?没事儿,你就跟着他们叫我大林就成。我就是来看看你,没什么事儿,你放心养伤吧。学校的事我帮你弄,两句话的事儿。”


张九龄眨眨眼。


“大林,洗碗去。”


郭麒麟“????我是客人!”



“不是,洗碗去。”


郭麒麟不情不愿,真是个祖宗,还是去了。等他洗碗回来,张九龄又睡过去了。


“怎么又睡了?”



“他受伤后总是这样,醒的时间很少。医生说是他的身体在通过睡眠修复,慢慢会好的。”



“他好像不太能说话。”



“嗯,发不出声音,医生说可能是应激反应,等脑震荡恢复得差不多应该就能说了。”


“钱还够用吗?”


“还成。”



郭麒麟拿了张卡给王九龙,“里头有点,先拿去用,我回头再打,不够吱声。”



王九龙也不客气,收下了。



郭麒麟又小声补了一句,“案子基本没问题了,判断是窝里斗,那两个人身上背了不少案子,那边忙着清查呢,到不了你这里。”



“我爸妈?”



“还有我爸,你以后可别再做这种事了,你要是一个不小心折了进去,床上这个怎么办?你可长点心吧你!”


“知道了。”


“我走了,有空再来。”


“我送送你。”


“不用了,你守着吧。”


郭麒麟一离开医院就去着手办张九龄的事情。烧饼回来跟王九龙交班,等晚上王九龙再过来。


――红心蓝手评论哈,理不直气也壮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😜


十六评论里的链接可以打开,去吧,皮卡丘☺


【龙龄】一个关于学霸和街霸的爱情故事 十六

一秒吞文,可以呀你老福特😡

写文写到自己想哭可还行

链接放在评论了

红心蓝手评论谢谢✌

【龙龄】一个关于学霸和街霸的爱情故事 十五(二版)



啊,这真是我写过最长的一章了。


不知道十六能不能在十二点前发出来😥


ooc归我,美好归他们


请勿上升蒸煮,蒸煮是最好的ヾ ^_^♪


本章废话很多,头尾跟一版一样,中间不同,4000+预警



我爱9088💙💚💛💛💚💙



来了





王九龙坐在张九龄床边,想着昨晚的张九龄。


他们两个躺在床上闲聊,正说着话呢,张九龄突然支起身子看他,抚摸他的脸,从额头开始,眉毛,眼角,鼻子,嘴,下巴,然后亲吻他,一样的顺序,亲完他笑了。


楠楠真好看,我怎么这么喜欢你?


他还记得,他这么说。


王九龙拿来纸巾,沾了水,轻轻的擦去张九龄手上自己的血。血干了,把他的手都粘在一起了,肯定很不舒服。


头发上的血暂时不能清洗了,怕水浸到伤口。


哥,委屈你了。


王九龙这么说着。


杨九郎他们去张罗住院手续和买生活用品了,所以王九龙独自一人在病房里守着。


突然手机屏幕亮了一下,验证了王九龙的猜想。


是他。


此时杨九郎他们刚好进来了,王九龙说自己有事要办,让他们守着张九龄。周九良知道,在这个关头能让王九龙离开张九龄的只有一件事,他不放心,跟他说,“他需要你。”


别把自己折进去。


王九龙点点头,“我明白。你们辛苦。”


周九良摇摇头,“不用说这个,我们都是为他。”


王九龙回过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带着氧气罩,身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的张九龄,走了。


监控室里,王九龙手里拿着笔,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跟阿鲁尾随张九龄进入小区,过了差不多四十分钟,两人从小区里出来。又过了半小时才看见自己进入小区,之后就是救护车。


啪的一声,王九龙手里的笔断了,吓到了一旁陪他看监控的人。而他的脸上依旧不见愠色,只是没有表情。


看完以后他站了起来,对着帮他调监控的人说谢谢,虽然那人只是看中他父母的地位。那人应道,“不是什么大事,王少无需客气。只是王少真的不考虑报警吗?”


“我会的,谢谢你。”



离开了监控室,他发了一条短信。他记得那个阿鲁家里好像还有一个老母亲和一个小女儿。


打听到那个阿鲁藏在一个他的相好家里,王九龙不急着找他,而是差人给他带了句话,顺便送两张照片。



大意是,想要他的老母和女儿,明天把他的两个同伙带到城郊外的废弃工厂里,不然就可以提前准备棺材了。



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呢。


隔天王九龙站在工厂楼上向下望,看见阿鲁带着大彪和另一个人来到了门口。很好。

王九龙走到楼下迎接他们。那个人在看到王九龙的一刻脸色瞬间就白了。


“黄毛,看见我都不用打招呼了吗?”


黄毛吓呆了,转头刚要问阿鲁,就被阿鲁打晕了,大彪也一样。



黄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大彪被分别绑在了椅子上,手脚都被固定住了。阿鲁站在他们前面,王九龙则站在阿鲁身后。



“黄毛,为什么?是我对不住你吗?”王九龙问了。



“我我我,老大你听我解释,我不是,我没有……”



“监控拍的一清二楚,你在做事之前不止一次到小区踩过点,有什么好解释的?”王九龙不怒反笑。



“我……都是他们逼我的,是他们逼我的老大,不是我啊,不是我。”




黄毛开始推卸责任,旁边的大彪则是反驳道,“明明就是你花钱雇我们弄他的,你现在不认账啊!”



王九龙看了眼阿鲁,阿鲁点了点头,走上前去,用旁边放好的钳子拔下了黄毛的两个手指甲,登时黄毛的两根手指就已经鲜血淋漓,黄毛疼的直颤,不停地挣扎,企图挣开束缚,然而一切都无济于事。王九龙今天没想让他们走。


好一会儿以后,地上已经积了一小滩血,黄毛也认识到挣扎是徒劳的。他不是不知道王九龙不好惹,但一直以来王九龙对他的忍让他忘记了王九龙最初的狠厉模样,自己一心想教训张九龄,想出一口气,即使发现他们老大跟他住在一起他也还是觉得无所谓。


老大无非是玩玩,一个高中生怎么了?老大还能把一个玩的看得比兄弟重了?



但黄毛不知道这一切假设成立最重要的两个条件他都不满足。


首先,王九龙并不把他当兄弟;其次,王九龙不是在玩,他是把张九龄放在心尖上来爱的。



大彪看见王九龙这样心里慌了,但转念一想,王九龙以为他不过只是拖时间而已,他顶多算个从犯,王九龙怎么也不能像对黄毛一样对自己吧?不能够不能够。



尽管王九龙恨不得嚼碎他们的骨头,但他必须弄清楚他哥受过什么罪,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让他们去死,这也太轻松了。



他决定跟他们玩玩。



“现在我们来玩个问答游戏,我来问,你们来答,如果答案不能让我满意,你们就自求多福吧。”王九龙笑了笑。



这样的笑在张九龄眼里是楠楠在撒娇,在黄毛三人眼里,就是撒旦的预告。




两人颤颤巍巍的点了头,游戏开始。



“张九龄后脑勺上的伤是谁打的?”




黄毛不敢出声,大彪则是不知道,他那时候正跟王九龙纠缠呢,他不确定究竟是谁。



“阿鲁,你也参与。”阿鲁听言吓了一跳。



一时间没有人出声,“不说话?那就一起吧。阿鲁,每人两个。”




阿鲁这时没有犹豫,又拔下黄毛两个手指甲,黄毛没来得及阻止阿鲁,便又承受了一回钻心之痛。




这回他连眼泪独流下来了,嘴里啊啊啊的叫着,



“放过我老大!求你放过我啊!我再也不敢了!再也不敢了!我给你当牛做马,我保证不会有下次了!”



他一边说一遍挣着要给王九龙跪下,王九龙没理,只是嘴里念了一句,“是不会有下次了。”


当阿鲁拔完黄毛的指甲要去拔大彪的指甲的时候,大彪解释说他根本都不知道,他那个时候根本都没有跟他们在一起。



王九龙听了觉得有道理,但没有下达停手的命令,阿鲁不敢停下,还是硬拔下了大彪的两个手指甲,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地上已经有了六个指甲。



说实话,王九龙还没见过完整的指甲呢,今天算是长见识了。




阿鲁拔完手也有点颤抖,这白面小子看着没什么,心也太狠了。



“阿鲁,还少了两个。”



“没有啊,一人两个,我拔了四个了呀?”



王九龙抬眼看他,你的呢?



阿鲁出了一身冷汗,我我我,我不......


“不?那好吧。”


阿鲁松了一口气。


“刚刚那个问题还有人要回答吗?”



“阿鲁知道,阿鲁肯定知道,阿鲁你说呀!”大彪咆哮着。


“是黄毛。”


王九龙走到黄毛身后,捡起板砖就给黄毛的后脑勺来了一下,太突然把其余两人都吓了一跳。



王九龙没使十足力气,怕给他砸死了接下来不好问话。



王九龙砸完吸了吸鼻子,“行了,再来。身上的淤青是谁弄的?”



阿鲁看黄毛挨了王九龙一下,晕晕乎乎说不出话来,索性将所有都推到他头上。



“也是黄毛,他在他开门以后迎面给他来了一下,倒地以后又给了他后脑勺一下,然后就开始打他。”



谁知道黄毛听见以后直挥手,他头晕的不行,但还是要反驳,不然自己死的更快,不能什么都让他背,要死也得拉个垫背的!




“不是我,不都是我,张九龄来开门的时候,是阿鲁迎面一下把他打晕了,后来他醒了,阿鲁跟他打起来,趁着他头晕把他打翻了,在地上踹他。”说完黄毛支撑不住头晕,想侧过脸去呕吐,没来得及,吐了自己一身。


黄毛这下不止毛黄了,连身上都黄了。



“黄毛也有参与的,不止我一个人,不止我一个人!”阿鲁急忙解释。



黄毛嘿嘿的笑,还想都推给我,吃💩吧你!


阿鲁再加一个割舌头,王九龙心里默默记数。



“左臂上的那一刀是谁划的?”




“是大彪!是大彪!”


黄毛似乎有点举报上瘾,一边说还一边笑,



“这孙子,就这孙子,每次入室抢劫碰到人都要切人手,我和阿鲁本来都要走了,这孙子赶过来硬是要拿你们家菜刀把他手切下来,嘿嘿,要不是你们家菜刀钝,那小子的手就保不住了!就是这孙子干的!就是这孙子干的!”



王九龙有些压抑不住自己的颤抖,他太想自己动手了,可是想起周九良的话,还是忍住了。



“阿鲁,把他手切下来。”



阿鲁走向大彪,掏出自己的刀,正要动手,大彪就开始不住的求饶,“阿鲁阿鲁,我们兄弟一场,你不能这样,你不能这样!我求你,我以后抢的钱都分你,别切我手!啊!!!!!”



阿鲁没听他说完就已经动了手,对他而言没什么比家人更重要,更何况两人不过搭伙抢劫当打手,算不上兄弟。


阿鲁的刀比张九龄家的刀锋利,只一下,大彪的手就已经落地,不比拔指甲,这回溅出了很多血,溅了阿鲁一脸,大彪则疼晕过去。



王九龙不满意了,这晕过去就不好玩了,于是命令阿鲁把他弄醒。阿鲁手边没有工具,只有刚才拔指甲的钳子,二话不说就拔下了大彪一个指甲,而大彪只是稍微有点反应,并没有完全醒转过来,所以阿鲁又拔了一个,这回可算是把大彪弄醒了。



王九龙倒是无所谓他用什么方式,只要弄醒就成。


话问完了,王九龙的问答游戏就结束了。




接下来就抛硬币吧。


“我这里有一枚硬币,正面是字,反面是花。你们来猜正反,猜对的没奖励,但是猜错的有惩罚哦!”


不等他们同意,王九龙就抛了硬币,硬币落在手背,被他用手盖住,“猜吧。”




几轮下来,黄毛已经没有手指甲可以拔了,怎么办呢?



王九龙看见了旁边有盒钉子,打开一看还剩不少,就是生锈了。没事儿,还能用。



王九龙回手把钉子扔给阿鲁,示意他用这个,阿鲁会意,将一颗钉子钉进了黄毛的脚趾,又是一轮新的游戏。



两个小时过去了,也没有地方可以再钉钉子了,王九龙累了,抛硬币好累啊,他想回去见张九龄了,来吧,最后一下了。



最后一次抛硬币,两人也没有力气再猜了,两人每次疼晕都会被阿鲁弄醒,他们明白,死是迟早的事,王九龙不过是要折磨他们给张九龄报仇罢了。



所以最后一次两人都没有回答,王九龙出了口气,吩咐阿鲁,既然他们不说话,那舌头留着也没有用了,割了吧。



阿鲁像之前拔指甲钉钉子一样,没有犹豫,被绑着的两人在被割了舌头以后也没了气息。只是死不瞑目,怨恨的盯着王九龙。




总算完成了一大半,还有最后一个,弄完就可以回去见他哥了,王九龙心里盘算着。




“阿鲁,你自己动手吧。”


阿鲁也不傻,心里清楚王九龙不过是拿自己当工具使,正要反抗,又听见王九龙说,“哦,对了,我要是十分钟后没有跟我的人视频,你的老母跟女儿会怎么样我可不能保证啊。你妈是挺老的了,你女儿也才十岁,不过还好,卖到黑市还能挣点钱,就是不知道会被别人买来做什么,黑市买卖可多了对吧?”


“你!”



“等会儿,你还欠我点东西,把你的两个指甲和舌头留下吧,我看你刚才挺熟练的。以前也练过吧?”




王九龙看阿鲁对自己下不去手,又补充一句“你要真下不去手也没关系,我不强求。你女儿那边我的人肯定下得去手,你放心。”说完又笑了。



阿鲁无奈,一边是自己的女儿,一边是自己的性命,该怎么选择已经一目了然。




王九龙并没有看着阿鲁死,他要的是他死在别人面前。



王九龙离开了,就在他离开后两分钟,警察赶到了这里。他们接到报警,有人在这里实施谋杀。他们来到这里,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正站在工厂楼顶准备往下跳。不等他们阻止,男人已纵身而下。



王九龙回到了他和张九龄的家好好的洗了个澡,准备去医院,他两天没见到张九龄了。

路上,王九龙接到了周九良的电话,张九龄醒了。



来到医院,王九龙看见张九龄睁着一只眼睛看他,另一只眼睛由于眉骨断裂淤血的压迫睁不开,眼皮跟周围呈现青紫色。



张九龄对着王九龙稍前伸出手,王九龙就上前握住了。张九龄嘴上也有伤口,笑不了,但他看向王九龙的眼里分明有千万般的欢喜。



哥,你疼吗?疼就眨下眼。


张九龄小幅度的摆了摆手。



王九龙鼻子酸了,伤成这样怎么会不疼呢?


哥,你肯定很疼,我也疼,我心里疼。


王九龙把张九龄的右手放在心口,对他说,哥,你听到了吗?


张九龄眨了眨眼。


他听到了,在王九龙的心房里,分明有一个孩子在哭泣,哭的很大声,像是压抑了许久,像是狠狠摔跤后终于遇到可以撒娇喊疼的人,尽情的发泄。



可是可以安慰他,拥抱他,亲吻他,对他说我在的自己,现在正躺在病床上,除了眨眼,什么都做不了。



王九龙看着他哥眼里愈积愈多的泪水,低头吻了他的眼睛。



待抬起头来,又是一个标准的旺仔笑,哥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你会好起来,我们都会。




――卑微写手在线求红心蓝手评论✌


明天还是发十五,因为有不少小可爱反映不够残暴,所以会重修一版,承受能力低一点的小可爱就看头一版就好,觉得头一版不得劲儿的就看第二版吧,我会尽量在更二版的同时更新十六,这样不看二版的小可爱也有的看(๑• . •๑),嗯,就这样。


【龙龄】一个关于学霸和街霸的爱情故事 十五



本章情节对某些同学来说可能稍微重口,杀人警告😏


ooc归我,美好归他们


请勿上升蒸煮,蒸煮是最好的


今天是为9088高产的一天😏


准备好了吗?来吧


王九龙坐在张九龄床边,想着昨晚的张九龄。


他们两个躺在床上闲聊,正说着话呢,张九龄突然支起身子看他,抚摸他的脸,从额头开始,眉毛,眼角,鼻子,嘴,下巴,然后亲吻他,一样的顺序,亲完他笑了。


楠楠真好看,我怎么这么喜欢你?


他还记得,他这么说。


王九龙拿来纸巾,沾了水,轻轻的擦去张九龄手上自己的血。血干了,把他的手都粘在一起了,肯定很不舒服。


头发上的血暂时不能清洗了,怕水浸到伤口。



哥,委屈你了。


王九龙这么说着。


杨九郎他们去张罗住院手续和买生活用品了,所以王九龙独自一人在病房里守着。



突然手机屏幕亮了一下,验证了王九龙的猜想。


是他。



此时杨九郎他们刚好进来了,王九龙说自己有事要办,让他们守着张九龄。




周九良知道,在这个关头能让王九龙离开张九龄的只有一件事,他不放心,跟他说,“他需要你。”



别把自己折进去。



王九龙点点头,“我明白。你们辛苦。”



周九良摇摇头,“不用说这个,我们都是为他。”



王九龙回过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带着氧气罩,身上缠着厚厚的纱布的张九龄,走了。



监控室里,王九龙手里拿着笔,看着一个熟悉的身影跟阿鲁尾随张九龄进入小区,过了差不多四十分钟,两人从小区里出来。又过了半小时才看见自己进入小区,之后就是救护车。



啪的一声,王九龙手里的笔断了,吓到了一旁陪他看监控的人。而他的脸上依旧不见愠色,只是没有表情。



看完以后他站了起来,对着帮他调监控的人说谢谢,虽然那人只是看中他父母的地位。那人应道,“不是什么大事,王少无需客气。只是王少真的不考虑报警吗?”




“我会的,谢谢你。”




离开了监控室,他发了一条短信。他记得那个阿鲁家里好像还有一个老母亲和一个小女儿。



打听到那个阿鲁藏在一个他的相好家里,王九龙不急着找他,而是差人给他带了句话,顺便送两张照片。




大意是,想要他的老母和女儿,明天把他的两个同伙带到城郊外的废弃工厂里,不然就可以提前准备棺材了。




接下来才是重头戏呢。




隔天王九龙站在工厂楼上向下望,看见阿鲁带着大彪和另一个人来到了门口。


很好。




王九龙走到楼下迎接他们。那个人在看到王九龙的一刻脸色瞬间就白了。



“黄毛,看见我都不用打招呼了吗?”



黄毛吓呆了,转头刚要问阿鲁,就被阿鲁打晕了,大彪也一样。


黄毛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大彪被绑在一起。阿鲁站在他们前面,王九龙则站在阿鲁身后。


“黄毛,为什么?是我对不住你吗?”王九龙问了。



“我我我,老大你听我解释,我不是,我没有……”




“监控拍的一清二楚,你在做事之前不止一次到小区踩过点,有什么好解释的?”王九龙不怒反笑。



“我……都是他们逼我的,是他们逼我的老大,不是我啊,不是我。”黄毛开始推卸责任,旁边的大彪则是反驳道,“明明就是你花钱雇我们弄他的,你现在不认账啊!”



王九龙看了眼阿鲁,阿鲁点了点头。




黄毛看推卸不成索性自暴自弃了,“是啊,是我弄他的,这钱还是你给我的呢!TM的,把我打成那样,一个臭学生有什么好nb哄哄的?呸!还不是让我教训了!”




然后开始指责王九龙,“你说说你,你个当老大的,带着弟兄们做苦力也就算了?别人把你小弟打了,连屁都不出一个,还屁颠颠的给人道歉去,怂货蠢包!不但如此,两人还睡一块去了,没想到那穷学生还是个兔儿爷,就会勾引男人上床……”



黄毛还没说完脸上就挨了一脚,鼻梁骨被王九龙踹折了。鼻血吧嗒吧嗒流个没完,一时没缓过劲而来。



王九龙话问完了,就该办正事儿了。



他给阿鲁递了个眼神。阿鲁挣扎了片刻,还是没能下得去手。王九龙也不催他,只是打开手机,放了一段录音。




是个小女孩的哭声,她好像正遭受着什么痛苦,不停的哭喊,爸爸,救我,爸爸,救我。



闻者伤心,听者流泪,但是王九龙就像没有听到一样,没有任何表情波动。



阿鲁本来还很冷静,听到哭声瞬间就崩溃了。不敢再犹豫,拿起了旁边的汽油就往黄毛他们身上倒。意识到大事不好的两人一边挣扎,一边叫骂,但都无济于事。





倒完了汽油,两人都已经湿透,黄毛这时又在苦苦哀求,“老大老大我错了,求你放过我,我以后给你当牛做马!我以后为你出生入死!什么都可以!求求你放过我,别杀我别杀我啊!”




王九龙悠悠地回答道,“你求我没用啊,你得求阿鲁才行啊,打火机在他手里呢。”黄毛便转过来求阿鲁,可是阿鲁一言不发,渐渐的,黄毛意识到,阿鲁是不可能为了自己放弃他母亲和女儿的死活的,他开始大声的哭喊,大彪则是默默的流泪,颤抖。



作为行刑手的阿鲁也同样在颤抖着,他知道他们两人死后就是他了,可他无能为力,自己唯二的亲人在王九龙手里,他除了照做,没有任何选择。



王九龙走远了几步,看着阿鲁点燃了汽油。大火瞬间吞噬了二人,挣扎,嚎叫,像濒死的野兽,绝望而又无力,可是那又怎么样呢?


死神早已悄悄降临。




王九龙在确保他们死亡之后对阿鲁说,“你知道怎么做吧?”


“我妈跟我女儿……”


“只要你做得好,她们不会有事,不然,你知道的。一个七旬老人跟一个十岁的小孩能有什么抵抗能力呢?”



“我怎么能确保你的话是真的呢?”



王九龙笑了,“我不知道,看我还有没有良心吧。你们不该动他的。”



王九龙离开了,就在他离开后两分钟,警察赶到了这里。他们接到报警,有人在这里实施谋杀。




他们来到这里,看到一个男人正站在工厂楼顶准备往下跳。不等他们阻止,男人已纵身而下。


王九龙回到了他和张九龄的家好好的洗了个澡,准备去医院,他两天没见到张九龄了。



路上,王九龙接到了周九良的电话,张九龄醒了。



来到医院,王九龙看见张九龄睁着一只眼睛看他,另一只眼睛由于眉骨断裂淤血的压迫睁不开,眼睛跟周围呈现青紫色。张九龄对着王九龙稍前伸出手,王九龙就上前握住了。



张九龄嘴上也有伤口,笑不了,但他看向王九龙的眼里分明有千万般的欢喜。



哥,你疼吗?疼就眨下眼。



张九龄小幅度的摆了摆手。


王九龙鼻子酸了,伤成这样怎么会不疼呢?哥,你肯定很疼,我也疼,我心里疼。



王九龙把张九龄的右手放在心口,对他说,


哥,你听到了吗?


张九龄眨了眨眼。


他听到了,在王九龙的心房里,分明有一个孩子在哭泣,哭的很大声,像是压抑了许久,像是狠狠摔跤后终于遇到可以撒娇喊疼的人,尽情的发泄。


可是可以安慰他,拥抱他,亲吻他,对他说我在的自己,现在正躺在病床上,除了眨眼,什么都做不了。


王九龙看着他哥眼里愈积愈多的泪水,低头吻了他的眼睛。



待抬起头来,又是一个标准的旺仔笑。


哥,一切都会好起来的,你会好起来,我们都会。



――我昨晚更完那一章以后睡不着,特别想接着写下去。所以我就写了😏


这一章是昨晚写的,差不多到三点,但是很爽,后续会有几章把事情交代清楚,四章以内吧。番外可能会有,可能吧。


这一章的九龙我不知道会不会有人觉得他残忍了,但是我自己觉得是符合我写的人物设定的,有什么想法可以提出来😊


另外,红心蓝手评论请别吝啬,不然我可要拖更了,哼(ノ=Д=)ノ┻━┻